图片展示

探矿权证转让的条件

发表时间:2018-08-21 15:39:26

作 者:陈兴国

来源:本站原创

关注:477

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张掖市法律援助中心接受蔡幸霖的委托,指派我担任蔡幸霖的代理人参与该案的诉讼,通过法庭调查,结合相关的法律规定,我发表以下代理意见供法庭参考:
  一、本案中的合同属于典型的有效合同
  《合同法》的主要目的在于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社会经济秩序,促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合同法》第1条)。因此,《合同法》应当激励交易而并不是加以限制,其显着的表现就是最大限度地使一个已经存在的合同合法有效而不是把大量的合同都认定为无效。同时,作为私法领域的一类重要民事法律行为,法律充分保护公民的“自愿”而不必进行过多的限制和干涉。《民法通则》第85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合同法》第8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都具体规定了对依法成立的合同进行法律保护。对于一份已经成立的合同,只要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都应合法有效。我们国家的合同法立法时就体现了“尽可能使合同趋于有效,充分体现合同主体意思自由”的精神和理念,唯有违反了法律的强制生规定的合同才是绝对无效的合同,违反禁止性规定的合同仅制裁,但不否认合同法上的效力。本案当中所争议的合同是双方当事人达成一致意见,并由山丹县公证处进行了公证的合同,在签定合同以及在此后的履行当中,没有导致合同无效的任何情形,所以说原被告所签订的并经过公证的合同应当是合法有效的合同,不存在合同无效的情形。
  有效合同,是指依照法律的规定成立并在当事人之间产生法律约束力的合同。从目前现有的法律规定来看,都没有对合同有效规定统一的条件。但是我们从现有法律的一些规定还是可以归纳出作为一个有效合同所应具有共同特征。根据《民法通则》第55条对“民事法律行为”所规定的条件来看,主要应具有以下条件:1、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2、意思表示真实;3、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因为上述三个条件是民事行为能够合法的一般准则,当然也应适用于当事人签订合同这种民事行为。所以,合同有效的条件也应当具备上述三个条件,只不过是根据《合同法》第52条的规定,《民法通则》中的“不违反法律”具体表现为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无效合同是相对有效合同而言的,它是指合同虽然成立,但因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公公利益,因此被确认无效。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
  1.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阅合同,损害国家利益;
  2.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
  3.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4.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5.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针对本案所争议的合同是否有效的问题,代理人认为,核心是如何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第六条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是认定和处理探矿权转让以及效力问题的基本法,也是认定是否有效的根本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第六条是这样规定的:
  “除按下列规定可以转让外,探矿权、采矿权不得转让:  (一)探矿权人有权在划定的勘查作业区内进行规定的勘查作业,有权优先取得勘查作业区内矿产的采矿权。探矿权人在完成规定的最低勘查投入后,经依法批准,可以将探矿权转让他人。
  (二)已取得采矿权的矿山企业,因合并、分立,与他人合资、合作经营,或者因企业资产出让以及其他变更资产产权的情形而需要变更千斤顶采矿权主体的,经依法批准可以将采矿权转让他人采矿。
??? 禁止将探矿权、采矿权倒卖牟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第六条将采矿权、探矿权证转让转让的禁止性规定,以及合法转让的主体、条件、程序都作了明确的规定。现在我逐一作以理解。
  第一、探矿权转让的禁止性规定--将探矿权倒卖牟利  如果果真这样,则合同因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所谓倒卖牟利是指通过各种渠道取得探矿证后,不作任何投资,立即高价卖出,以谋取高额收益。行为人取得探矿权的动机是为了倒卖,其目的是为了赚取高额回报,其赚取高额利润的过程中,从持有该证对转让该证再不作任何投资或只作极少投资。本案中,原告是花了巨资从他人处取得探矿权证的,在取得探矿权证后,又与他人进行了大量的投入,他与被告签订协议的目的,也是为了及时收回投资,发挥更大的效益而不是为了利用证件倒卖牟利。显然原告的行为不是倒卖证件的行为,并没有违反这样的禁止性规定,故而不存在合同因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的情形。
  第二、探矿权证合法转让的主体、条件、形式、程序
  1.探矿权证合法转让的主体--原告有权转让探矿权证
  (1)原告作为勘查出资人依法可以成为探矿权申请人和探矿权人。本案当中从法律意义上的探矿权主体为山丹县亨佩矿业公司,但实际的出资人为蔡幸霖,这一事实由2004年10月15日山丹县亨佩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决议可以予以证明,此种出资形式并不违反法律规定,《甘肃省探矿权管理暂行办法》第四条规定:“勘查出资人为探矿权申请人。共同出资的,出资人之间应签定协议指定一个企业作为探矿权申请人。”火烧沟矿的实际出资人是蔡幸霖,原告可以成为探矿权的申请人。蔡幸霖与亨佩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签定了协议,指定亨佩矿业公司为探矿权人,这种行为完全符合《甘肃省探矿权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蔡幸霖作为出资人对取得的探矿权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权。从法律上讲蔡幸霖出资办理探矿证以及与他人合作勘查是符合《矿产资源法》及《甘肃省探矿权管理办法》的。
  (2)选矿厂和火烧沟矿不是一回事,原告转让的股份只是山丹亨佩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下的选矿厂而不是火烧沟矿。在探矿权使用的过程中,山丹县亨佩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原股东裴延魁、裴希椿将其股份转让给了张显良等人,作为公司股东转让公司股份同样符合法律规定,新的股东承继了原股东的权利,同时也承继了原股东的义务,也就是对原股东作出的相关决议也必须认可。本案中原股东作出的关于同意蔡幸霖以亨佩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办理火烧沟萤石矿的决议就应当约束新的股东,实际当中新的股东对此也是认可的,从蔡幸霖将自己在亨佩公司选矿厂股份转让给了张显良等人,但是却没有将矿山作价转让,以及后来蔡幸霖与亨佩矿业公司签定合同,愿意与亨佩公司合作经营矿山,由蔡幸霖负责外围的协调工作,由亨佩公司负责勘查,亨佩公司享有办理采矿证的优先权即可看出张显良等人对蔡幸霖是矿山探矿权的所有人是认可的。至于合作的基础是探矿权证不是采矿证,双方都是清楚的,在合同中明确约定蔡幸霖是以探矿证作为合作基础的,被告方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合同没有能够实际履行,或是没有能够达到被告签订合同的目的,进而认为合同无效,我们认为这于法、于情、于理都是无法立足的。
  (3)合同无效与合同未能合同履行是两回事。合同未能全面履行不是主张合同无效的法定理由。根据《矿产资源法》第六条一项规定探矿权人有权在划定的勘查作业区内进行规定的勘查作业,有权优先取得勘查作业区内矿产的采矿权。 就是因为被告看中了我们所拥有的探矿权的价值,被告才会出资和我们合作,并且已经履行了部分合同,现被告提出没有实现合同目的,这应该是生产经营中的风险,而不是主张合同无效的理由。合同并不因为不能履行而无效,合同不履行和合同无效是两回事。根据合同约定,原与和被告合作的基础是由原告提供探矿权资格,双方进行合作探矿,原告协助办理采矿证,由被告为原告每年支付30万元,至于为什么要由被告支付30万元,并不是原告在收取保护费,而是因为在原告在办理探矿权证和之后探矿时有大量的花费,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在矿山上。根据合同约定,如果采矿证办理成功则由被告享有采矿的权利,而原告则失去了采矿权,所以每年30万元是原告正当合法的收益,而非被告所狡辩的保护费。
  (4)蔡幸霖不是法定代表人能否经营企业的问题。根据现行的《公司法》法定代表人未必直接经营企业。我们认为山丹县亨佩矿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虽不是蔡幸霖,但并不妨碍蔡幸霖经营火烧沟萤石矿,主要的理由就是蔡幸霖与原企业法定代表人裴延魁、裴希椿于2004年10月15日所作出的决议。根据决议由蔡幸霖独自出资、独自经营、独自承担风险。从以上可以看出,蔡幸霖经营矿山是得到授权的,不存在说不是法定代表人就不能经营的问题,更何况法律也没有这样的规定。
  2、探矿权证合法转让的前提条件--完成最低勘查投入后。本案中,原告是花了巨资从他人处取得探矿权证的,在取得探矿权证后,又与他人进行了大量的投入,符合转让的前提条件。
  3、探矿权证合法转让的形式--允许与他人合资、合作的形式进行转让。而原被告正是采取合作经营的办法,因此转让的形式是受法律保护和允许的。
  4、探矿权证合法转让的程序--最终须经有关部门批准。显然这条规定是非常正确的,但批准之前须有一系列的程序。其首要程序是双方当事人之间的转让合同。在探矿权证转让中,必然要经过的程序是:双方协议、申请变更、重新评估、缴纳费用、换发新证。因此有关部门批准是办证的最后一道程序,并不是前置的第一道程序。因此合同签订之后尚未分为领到新证不等于有关部门将来必然不批准。这就涉及到合同法上所谓的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的才能生效的问题。况且是否批准是行政法上的问题不等于该合同尚未批准而无效。况且,在办证的过程中,双方协议、申请变更、重新评估这几道程序都已走到位,而有证据证明换发新证的相关工作也正在进行,相关部门的文件已经出具。只是双方配合的问题,从现有证据来看,办证是被告的义务和责任,原告只是起辅助作用。因此因时机未成熟,有关部门还未到批准的时候,不等于该合同就无效。从合同法上看,蔡幸霖与现在的亨佩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所签订的山丹县火烧沟萤石矿合作经营协议书是有效的。
  二、按合同无效处理,不利于交易安全,也有违双方初衷
  合同被确认无效将导致合同自始无效,这也就是效力溯及既往的原则。我国《民事通则》第61条规定:“民事行为被确认为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当事人因该行为取得的财产,应当返还给受损失的一方。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合同法》第58第规定:“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无效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那么合同被确认无效后怎么进行处理以及负有责任的当事人应承担什么性质的法律责任呢?我们认为,过错方应当依法承担缔约过失责任。根据我国《民事通则》第61条及《合同法》第58条、第59条的规定,当事人应当承担的责任类型主要有:1、返还财产(包含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时的折价补偿这一特殊方式);2、赔偿损失。本案中的被告在合同签订以后,对矿山进行了大量开采,并取得了很大的收益,如果合同无效,那么由此被告所得的收益就应该返还原告。否则的话被告就构成不当得利,况且在合同的履行过程中,原告也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如果合同无效,对于过错方是不是应该承担这一笔费用,如若不然,被告从违约行为中取得了利益,这种行为明显有违于法律公平正义的原则。
  综上,我们认为无论根据《矿产资源法》,还是根据《合同法》,原被告所签订的合同都是有效的合同,应该得到法庭的支付,请法庭综合考虑本案的实际情况,公正处理。

? ? (注本案最终认定转让合同有效)


?

ag8试玩|HOME@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993643125? ?0936-8826493

地址: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滨河新区临泽北路中和园东门南侧

ICP备案号:陇ICP备18003815号-1? ? 技术支持:张掖时代网络

甘公网安备6207020200029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