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自制工资表不能作为欠薪依据

发表时间:2019-07-02 10:26:42

作 者:张旭华

来源:本站原创

关注:297


自制工资表不能作为欠薪依据

--以某公司所诉行政处罚案为例

?

作者:张旭华律师

?

某矿业公司将挖矿石的工作承包给闫某,约定由闫某负责施工,包工、包料、包安全,按出料多少支付费用。因公司欠部分工程未付,闫某于2010年提起诉讼,法院判决公司支付了10万元的剩余工程款。时隔一年,闫某又以拖欠工资为由再次起诉,法院以闫某重复起诉为由,驳回了闫某的诉请请求。

2018年4月,闫某委托某价格认证中心对自己的工时材料费进行评估,并根据该评估中心的《价格评估结论书》为据,由周男以闫某及公司拖欠15名民工的劳动报酬324600元为由,申请人社局仲裁。人社局受理后认为闫某不具有用工主体资格,并以闫某自制的工资表为主要证据,做出了《劳动保障监察行处理决定书》,裁决公司在15日内支付周等15人劳动报324600元。公司向ag8试玩|HOME律师陈兴国、陈华咨询。


shui_daoying-012


陈兴国、陈华律师认为:矿业公司对外承包劳务系合法行为。公司系非建筑业企业,发包给闫某的仅为矿石的开采工作,具有用工的主体资格。公司与闫某签订的《劳务承包合同》约定:“由乙方(闫某)自主雇请、安排生产人员,由乙方结算民工工资,甲方(公司)不得干涉。”上述合同经法院两次审理,确定了效力。公司已将所欠闫某的费用全部结清,公司与周某等15名民工没有任何关系,拖欠民工工资的责任应由闫某承担。行政处罚还存在民工劳务费数额认定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裁判结果错误的问题。根据咨询结果,公司决定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行政裁决。

人社局在应诉时向法院提交了33份证据,其中包括闫某制作并签字的《工资表》、劳务承包合同。第三人闫某在庭审中辩称:《行政处罚决定书》采信的《工资表》是公司拖欠闫某的民工工资,与生效的两份判决所认定的劳务费无关,请求维持处罚决定。

陈兴国、陈华律师在庭审中的代理意见为:

一、行政处罚主体错误原告对外的是劳务内容,劳务承包没有用工主体资格的限制第三人闫有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资格,用工主体资格的限制仅限于建筑企业建筑法对于建筑企业的主体有明确的规定,在设计、建设、施工、监理等环节,要求必须是取得一定资质的法人企业。而对于非建筑企业的承包经营没有强制性的要求。本案中原告对外承包劳务属于合法行为,第三人闫在从事劳务承包时具有用工的主体资格,所雇工人与闫某的劳动关系合法有效,本案的行政处罚主体错误。

二、事实认定错误。原告与周等民工没有任何法律关系,根据原告与第三人闫劳务承包的约定,第三人闫“自主雇请、安排生产人员,并确定人工工资、福利,公司不得干涉。”合同明确约定了人工费的支付主体,第三人闫拖欠民工工资与原告无关。陈兴国、陈华律师认为,《工资表》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其理由是:

1、《工资表》是第三人闫提供、闫某自制。等人与第三人闫某系亲戚关系,这些民工都未出庭,《工资表》中的工资标准畸高,人员名单虚列,没有领款人的签名。由于原告与民工不发生直接关系,周等人是否为真正的工人,原告无从知晓,《工资表》的真实性无法确定

2、无证据证明第三人闫某实际支付了工资。工资支付应当有完备的财务制度,包括工资发放方式、发放时间、金额、税负、社会保险等情况都应该在《工资表》中载明,《工资表》的制作人、出纳、会计、负责人都应当签名,领款人也要签名,而《工资表》没有反映。

3、民工劳务费数额认定错误。根据生效的三份法律文书周某等民工应得劳务费共计92800元,被告据以定案的《价格评估结论书》认定工资为324600元。因该《评估结论是第三人闫个人委托的,鉴定程序违法,所得结论不实。生效判决第三人闫与原告劳务合同关系。被告出具的原告与第三人签订的劳务承包合同、生产补充协议、解除劳务承包合同的协议书等证据也证明原告与第三人是劳务合同关系,而非劳动关系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有很的证据力、既判力。被告认定的事实与法院生效判决相矛盾。被告的行政处罚认定事实错误。

三、本案被告的执法程序违法裁决结果错误庭审,被告没有出示行政执法许可证》和工作人员执法证件,执法主体违法。同时还存在适用法律错误的问题。《建设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本办法适用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建筑企业和与之形成劳动关系的农民工。本办法所指建筑企业是指从事土木工程、建筑工程、线路管道安装工程、装修工程的新建、扩建、改建活动的企业。”原告并非属于建筑企业,向第三人承包的仅仅是矿石的开采。被告行政处罚适用法律错误。


shui_daoying-017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人社局作出的劳动保障监察行政处理决定书是否合法经审查,第三人闫2008年3月13日至2008年7月30日期间,在矿业公司的各项费用,2010年、2011年的法院判已做出了处理人社局行政处理决定书中认定的上述期间内第三人闫某矿业公司的工程建设项目是否有别于上述生效民事判决认定的工程建设项目,人社局未调查核实清楚,且缺乏证据证实。另,对行政处理决定书中认定拖欠民工工资的数额,人社局未进行详尽的调查核实,仅凭第三人闫某提供的工资清单就做出确定,实属事实认定不清,证据不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款的规定,法院认为人社局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缺乏必要的事实依据主要证据不足,依法应予以撤销,遂判决撤销了该行政处罚决定。

?

?

ag8试玩|HOME@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993643125? ?0936-8826493

地址: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滨河新区临泽北路中和园东门南侧

ICP备案号:陇ICP备18003815号-1? ? 技术支持:张掖时代网络

甘公网安备62070202000293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