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展示

论保险公司的告知义务 —以康男诉刘女、某保险公司案为视角

发表时间:2019-05-23 16:41:31

作 者:李娜

来源:本站原创

关注:185


论保险公司的告知义务

——以康男诉刘女、某保险公司案为视角

作者:李娜律师


2017年8月22日晚,刘女驾车将路边行人康男撞倒后逃逸,交警部门认定刘女负全责。事后康男向刘女索赔,刘女以自己车辆在某保险公司购买了交强险和50万元的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应由保险公司先在保险范围内承担责任为由,向保险公司提出索赔主张。而险保险公司则以刘女肇事逃逸系法定免责情形为由拒赔,双方协商无果,康男权益无法保障,遂诉至法院。刘女委托ag8试玩|HOME律师陈兴国、陈华代理诉讼。


bdf25a7b2a8f35646ee627196ba0244


在法庭审理过程中,保险公司提出:

1、刘女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安全法》第71条第1款,“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的规定”,认为刘女发生交通事故后肇事逃逸,具有逃避《道路交通安全法》所载明的义务或逃避责任追究之动机,主观上具有重大过错,其社会危害性与醉酒、无证驾驶在本质上是一致的,甚至更大,应当由其承担最终的赔偿责任。

2、根据国务院《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24条规定,机动车肇事后逃逸的,由救助基金先行垫付,保险公司垫付后有权向道路交通事故责任人追偿。刘女肇事逃逸,应按照事故认定书承担直接、最终的赔偿责任,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3、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8条规定,驾驶人未取得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的驾驶资格、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后驾驶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驾驶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三种情形下,保险公司在赔偿范围内向侵权人主张追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交通肇事后逃逸的行为与上述三种情形社会危害性在本质上是一致的,甚至更大。根据“举轻以明重”的法律解释原则,逃逸的交通事故责任人应当承担终局赔偿责任,保险公司在赔偿范围内有权向侵权人主张追偿权。

4、本案交强险合同的被保险人刘女为交通事故责任人,在受害人直接请求保险公司履行赔偿责任时,保险公司应当在责任限额内履行垫付责任,履行完毕后可向事故责任人行使追偿权,因其行使基于保险合同产生的向保险公司赔偿请求权时,即使发生保险公司基于侵权追偿产生的向事故责任人的追偿权,互为债权人和债务人,且系同期同等金额的给付之债,在此情形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九条之规定,任何一方可以将自己的债务与对方的债务抵销,保险公司可不再向被保险人履行赔偿义务。综上保险公司认为,本次交通事故应由事故的侵权人刘女承担赔偿责任,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责任。

陈兴国、陈华律师认为:

1、刘女的行为确系交通肇事逃逸,而肇事逃逸也确系保险合同所约定的免责情形,但对于免责行为保险公司有告知的法定义务,否则不产生法律效力。保险公司交给刘女的保险合同条款中,刘女的名字经鉴定并非刘女本人所写,也即保险公司没有对刘女告知免责条款,保险公司未履行法定告知义务,故而不产生法律效力。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 “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也即保险公司在办理业务时,应当以口头或书面的形式向当事人告知免责条款。被告刘女肇事后逃逸的行为虽然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第一款的规定,被告保险公司虽然也将肇事逃逸列为免责事由,但由于保险公司并未履行免责条款的告知义务,故保险公司以免责条款为由进行抗辩,于法无据。

3、保险公司虽称业务员已将免责条款内容口头告知刘女,但未能提供证据证实。保险公司提交的《投保人声明》及《保险销售事项确认书》中虽列明免责条款已告知的内容,但上述声明及确认书中投保人或客户签字处均非刘女本人签字,故不能适用该条法律规定免除责任。

4、根据《保险法》、《道路交通安全法》、《侵权责任法》、国务院《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事故赔偿司法解释》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的损失,按照双方的事故责任比例由商业险赔偿,商业险不足赔偿的部分,由双方当事人承担。故本案中,保险公司负有在被保险车辆所投保的交强险的责任限额内对原告康男的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予以赔偿的义务。对超出交强险限额的损失,保险公司应按刘女所负事故责任的比例、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限额内予以赔偿。


timg (4)

最终人民法院采纳了陈兴国、陈华律师的意见,判决由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限额内赔偿了27万元。

笔者认为,保险公司对保险合同中免责条款的告知义务是法定的,不因当事人有违法、违规行为或不道德行为而免除。对于告知的方式,法律规定的是必须明确说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保险合同订立时,保险人在投保单或者保险单等其他保险凭证上,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以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文字、字体、符号或者其他明显标志作出提示。保险人对保险合同中有关免除保险人责任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应当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常人能够理解的解释说明。

在司法实务中,保险公司在动员顾客投保时,业务员只讲保险事故发生后理赔的情形,不讲免责的情形和条款,有的甚至为了完成工作任务代替顾客签名或让别人冒名顶替。在发生保险事故后,受益人要求理赔时,保险公司常又以免责条款为抗辩,而被保险人或受益人则多以保险公司未对免责条款尽明确说明义务为由进行反驳,由此出现许多纠纷。笔者建议保险公司规范工作人员的行为,对保险合同条款全面、如实告知,讲清风险及各自责任,以尽量减少纠纷的发生。?

?

ag8试玩|HOME@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13993643125? ?0936-8826493

地址: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滨河新区临泽北路中和园东门南侧

ICP备案号:陇ICP备18003815号-1? ? 技术支持:张掖时代网络

甘公网安备62070202000293号

?